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文笔小筑 > 文章列表
  • 不要以为智障了,就可以白痴 发表日期:2016-01-11

    朱逢春,大号猪粪。他可是真的猪粪,只要他拿过的东西,别人说是猪粪的,另个人就嫌恶地甩手扔开;每次他走过来,就没人走过去,像瘟疫一样避开他;连排队时,只要他排第一就没人排第二。 其实...

  • 我和学生 发表日期:2016-01-08

    不见那群学生感觉已经很久了他们是昨天放的假。 我是在大学实习期间结识这群学生的,他们是群很活泼很可爱的七年级小娃儿。一开始走进实习学校,并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的接触,三个月时间,在他们...

  • 父亲的手掌 发表日期:2016-01-08

    前两天准备回家,父亲打电话来让我顺路给他带几张伤湿止痛膏回家。父亲没有说用来干什么,我也没有问,因为我知道,一进冬天,父亲的手又开始龟裂了。父亲是要用它来包扎自己手上的一条条裂口。...

  • 流年纪事 发表日期:2016-01-07

    岁月匆匆如白驹过隙,不经意间时光的车轮已经碾过好多圈,回首往事,沧海桑田,物是人非,但是总有一些点点滴滴的人和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,越久反而愈加清淅,让你铭记和典藏。或是离乡时采摘一...

  • 我是你眼角的一滴泪 发表日期:2016-01-05

    和你相遇在一个清晨,相遇在公园的池塘边,我记得那天是七月二十五日。那天清晨,我身着青色长衫诵读着《荷塘月色》去观荷,去观赏朱先生笔下那婀娜多姿、亭亭玉立舞女的裙。那天清晨,乳白色的...

  • 夜,二零一五 发表日期:2016-01-01

    不知不觉的,我就这样度过了我的第十七个年头,在这第十七个年头的最后一天的子夜,我静默的坐在桌前,将小台灯打开,让自己的眼睛能够更舒服一点,就这样噼里啪啦的按着键盘。 我想说些什么呢...

  • 老感情 发表日期:2015-12-31

    上有老,下有小的年纪是不能言老的,这是一个干事,也是扛事的年龄,稍微打个趔趄就能让家人出一身汗,顶不起一道梁,再不济也得撑起一个家...

  • 猪有脸 发表日期:2015-12-31

    一样是过年,城里和乡下两种过法。城里人在乎洋气,一门心思把年过透了,白天黑夜都在过,过出黑眼圈儿、高血压和胃溃疡,只要好菜好酒上桌,身体再不舒服,都能坚持继续过年,在他们看来,年就...

  • 蒿子面 发表日期:2015-12-31

    阴历二月,姐进城看病,给我带来一大包蔬菜,一再嘱咐,回家好好收拾一下,包里面有你爱吃的蒿子面呢。下班回家,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蒿子面从包里取出来,放进冰箱。姐细心,包里还装着早春的呛菜...

  • 点亮生命之火女孩 发表日期:2015-12-24

    周灿,人称疯丫头,一大群女孩中,咋咋呼呼,挥舞四肢,眉飞色舞的那位就是她。 旁边那个总用谄媚的眼神看着她的是卫生委员,杨贝贝。杨贝贝是周灿一级脑残粉,她曾经在班里这样形容周灿:如果世...

  • 陌生旅途 发表日期:2015-12-14

    你爱陌生旅途吗?即使在那儿生病或死亡? 我不。我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为什么要在陌生的旅途中,生病或死亡呢?但是有人却说,他热爱陌生的旅途,即使在那儿生病或死亡。 我被狼外婆绑架上了...

  • 勤奋和谦虚 发表日期:2015-12-12

    张洪在一家服装公司上班,给公司专门做服装设计,公司还有专门的厂房生产服装,做服装批发和服装定制,业务在国内已经小有名气。 由于张洪是刚刚毕业,属于应届生没有什么工作经验,所以一进公...

  • 放弃一座城,征服一片天 发表日期:2015-12-08

    我有个秘密基地。 每当我被狼外婆凶狠咆哮之后,我都会带着我的玻璃心来到这里,然后,呼朋唤友,召唤我的患难与共的老朋友相聚于此,分享我带去的美食。然后,和他们聊天,诉说衷肠。看着孤独...

  • 高原夜魔 发表日期:2015-12-08

    世上有魔鬼存在吗? 魔鬼是什么样的? 魔鬼它饮血啃骨,吸食阴晦的气息,谋害同类。 是谁在养鬼? 是居食物链顶端的动物。 它善于用黑夜做掩护,隐藏干瘪的躯体于阴森的角落里,窥视,一双深邃...

  • 月光明媚的夜晚 发表日期:2015-11-21

    熄灯欲眠,有月光从窗户投射进来,带着山村秋夜的凉意和故乡黑夜的静谧,轻盈地洒在床头。经不住诱惑,遂披衣而起,来到院中赏月。一抬头,见得那月,便醉了那是怎样的月色呢?清冷?皎洁?明净...